百亿爆款产品缩水84亿 同业存单基金“高开低走”


  自2024年以来的“债牛”市场,让曾经的网红产品同业存单基金再次火起来。3月以来,财通基金、南华基金等公募存单基金继续发行。截至目前,存单基金总量已达86只,股票产品加上正在销售和上报的待批产品。

  然而,从两年多的情况来看,银行间存单基金的发展“高开低走”,后期发行缺乏关注,早期成立的大型产品也在萎缩。甚至有100亿基金大幅萎缩84亿元,只剩下不到16亿元,有的已经成为不到5000万元的迷你基金。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存单基金的发展高峰应该已经过去,如果继续盲目发行,很可能会陷入严重的同质化。

  还有新产品报告、发行、发行

  根据华商基金的公告,华商中证银行间存单基金仅在2月20日发行当天就筹集了50多亿元,同时在一天内售罄,最终获得了28000家有效认购。但除华商基金外,年内成立的其他银行间存单基金也不善可陈。例如,年初发行的大成中证银行间存单基金仅筹集3天就提前结算,最终成立规模仅超过5亿元,远非50亿元的筹集上限。汇泉中证同业存单基金今年成立,募集12天,最终规模2.55亿元,只有2058户有效认购用户。

  在产品定位方面,银行间存单基金属于投资一揽子“银行间存单”资产的被动指数产品,跟踪银行间存单AAA指数,采用7天最短持有期设计。中证银行间存单AAA指数样本券由在银行间市场上市的主体评级为AAA、银行间存单由发行期限1年以下、上市时间7天以上组成。该指数采用市值加权计算,以反映AAA信用评级的银行间存单的整体表现。银行间存单主要面向机构投资者,个人投资者不能直接投资。直到2021年底,银行间存单基金问世,个人投资者才有了投资渠道。

  截至3月8日,财通中证同业存单基金和南华中证同业存单基金正在发售。此外,根据中国证监会官方网站,自2024年以来,新华基金已申报银行间存单基金,上述产品包括信达澳亚银行间存单基金、金鑫银行间存单基金、中信保诚银行间存单基金、海富通银行间存单基金。

  同花顺(300033)iFind数据显示,自2021年首批同业存单基金成立以来,全市共有79只同业存单基金。此外,上述产品正在销售和上报,银行间存单基金数量已达86只。

  总体规模大幅缩水

  在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银行间存单基金已成为大多数基金公司必备的热门产品。头部公开发行和中小型公开发行都实现了数十亿甚至数百亿的规模增长。但由于市场情况、发行时间等因素的差异,银行间存单基金出现了明显的规模分化,特别是早期成立的基金出现了严重的缩水。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79只银行间存单基金发行总规模为3086.24亿元。广发基金、平安基金、嘉实基金、汇天府基金、招商基金等早期成立的银行间存单基金规模为100亿元,但很多后期成立的产品规模不到10亿元,甚至有4只基金勉强超过2亿元成立门槛。更大的变化是,银行间存单基金成立后,整体规模大幅缩水。与总发行规模超过3000亿元相比,截至目前,79只股票型基金的总规模仅为1691.04亿元,缩水率超过45%。

  这不是个别现象,而是普遍现象。例如,平安银行间存单基金、汇天富银行间存单基金、招商银行间存单基金成立时规模达到100亿元。目前,最新披露的规模不足30亿元。另一只100亿存单基金急剧下降近84亿元后,只剩下15.98亿元。英大同业存单基金成立时规模超过10亿元,最新规模已缩水至2343.23万元,成为迷你基金。截至目前,还有11款产品规模不足2亿元。

  “早在2021年底,市场就对银行间存单基金寄予厚望。业内普遍预计银行间存单基金可以成为冲规模的利器,一度成为热门的网络名人产品,但后期发行不佳会逐渐冷却。固定收益业务主要面向机构市场。如果发行规模太小,对基金公司意义不大,最多是个壳。某公募产品人士告诉记者。

  “高开低走”引发反思

  从投资收益的角度来看,银行间存单基金确实反映了货币替代的应有效果。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从近一年的收益率来看,49只银行间存单基金的平均收益率为2.34%,最高收益率和最低收益率分别为2.83%和0.68%。相比之下,近一年货币基金的平均收益为1.97%,短期纯债基金和中长期纯债基金的平均收益分别为3.4%和4.2%。

  上述公开发行产品认为,银行间存单基金的发展“高开低走”主要与两个因素有关:

  一是缺乏必要的营销宣传,首批发行后市场关注度逐渐下降。该公开发行的产品参与了他公司银行间存单基金的发行,发行规模超过10亿元。他说:“即便如此,我们也在努力寻找客户。当时股市很差,固定收益产品很受欢迎。如果宣传,发行规模会更大。”

  第二,基金公司和银行讨论的收益率倾斜是不同的。公开发行产品人士表示,存单基金募集的资金将进入托管银行账户,甚至购买银行间存单,但不同银行对资本收入的利率倾向不同。虽然空间不大,但每家银行都有一定的自主权,导致不同基金之间的收入差异。他说:“过去,银行机构的重点不是银行间存单基金,而是债券产品,因此很难倾斜收入。”

  此外,一些公开发行市场人士告诉记者,银行间存单基金的收益率不能超过债务基础,在“债务牛”市场金融资金流向债务基础。同样是固定收益产品,银行间存单基金自然缺乏关注。即使从产品本身来看,这类产品自2021年以来不断上报发行,也有100亿爆款频发的亮点。到目前为止,发展高峰应该已经过去了。如果不考虑实际情况盲目发行,很可能会陷入严重同质化的局面,需要警惕和反思。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kongjiandong@foxmail.com,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