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企“飞天” 抢跑万亿低空经济赛道


  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低空经济”正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3月13日,低空经济概念股爆发,中信海直二板、广联航空一度涨停,商络电子、航天彩虹、晨曦航空等。据悉,亿航智能已正式与无锡市交通局、梁溪区、梁溪科技城签订协议,共同建设亿航智能evtol低空经济产业基地和运营总部项目。

  中国民航局预计,到2025年,中国低空经济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1.5万亿元;一些机构预测,到本世纪中叶,全球将有9.8万辆飞行车飞行。

  事实上,面对“未来旅游”的考题和万亿量级的大市场,除了科技企业,在未来旅游行业发挥重要作用的汽车企业也在低空经济市场“卷”了天空。

  汽车企业“飞天”

  飞行车不仅处于研发阶段,而且取得了实质性的突破。

  几天前,3月8日,一辆小鹏汇天“乘客X2”无人驾驶飞行车从位于广州CBD的天德广场垂直起飞,以自动驾驶模式飞往广州塔,途中飞越珠江,穿越广东博物馆、花城广场、海心沙亚运会公园等广州标志性景观,返回出发点。同日,广汽飞行车GOVE也在广州CBD上空飞行。这也是GOVE在城市公众复杂低空环境下首次完成飞行验证。

  对于这次飞行,小鹏汇天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业日报》:“飞行员X2的成功具有不同的意义。以前,许多飞行都在郊区和户外,但这次在广州CBD人口密集地区,对未来具有重要的参考意义。”

  飞行车提法最早出现在20世纪40年代。福特汽车创始人亨利·福特大胆预测:“飞行车迟早会出现。”

  目前,随着低空经济产业的兴起,如何使汽车实现三维出行,甚至成为未来的主流出行方式,成为汽车公司思考的问题。福特看似无限未来的预测正逐渐进入现实。

  不仅是小鹏、广汽,近年来,吉利、大众等汽车公司也纷纷入局,多辆飞行车纷纷发布探索蓝海市场。2017年底,吉利收购了美国飞行汽车公司Terrafugia(太力);2019年9月,吉利和戴姆勒共同投资5000万欧元参与德国UAM(城市空中交通)公司Volocopter的C轮融资。随后,2020年,小鹏汽车首席执行官何小鹏收购汇天科技,成立小鹏汇天,宣布正式进入飞行汽车领域;去年,广汽集团首次公开展示飞行汽车项目GOVE并完成全球首飞。不仅国内企业,2022年大众汽车集团(中国)也发布了首款电动垂直起降载人飞机V型原型机.MO。

  据统计,截至2021年,全球已有200多家企事业单位在研究约420种飞行汽车产品,整个行业融资约20亿美元。

  此外,飞行车实现真正的量产也越来越近。据了解,小鹏汇天计划在今年第四季度开始预订一辆“陆地航母”分体式飞行车。小鹏汇天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根据计划,预订将于今年第四季度开始,希望在明年年底进行大规模生产和交付。”然而,产品的大规模生产和交付受到适航审批进度、工厂和生产准备等诸多因素的影响。”

  万亿市场

  在相继进入飞行汽车领域的背后,各企业争夺万亿元的市场规模。

  目前,低空智能交通对新型交通工具的需求正在增加。交通拥堵已成为世界上一些超大城市发展的瓶颈之一,传统的高架桥和地下隧道建设方案正在削弱解决城市拥堵的作用。此时,飞行车已成为缓解交通压力的解决方案之一。萨摩耶云科技集团首席经济学家郑磊表示:“飞行车除了作为地面车辆交通工具外,还具有低空飞机属性。利用垂直起降技术,可实现公里以下的低空飞行,有助于减少大城市的交通拥堵。”

  与此同时,飞行车的市场容量也相当可观。据罗兰贝格预测,到2050年,全球95个主要城市将有9.8万辆飞行车飞行。中国民航局预计,到2025年,中国低空经济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1.5万亿元,到2035年将达到3.5万亿元。

  飞行车巨大的市场空间也吸引了许多投资机构的关注。据不完全统计,自2021年以来,至少有11家EVTOL(电动垂直起降)公司获得融资,包括IDG投资者、红杉资本、五源资本、蓝驰风险投资等一线投资机构。浙江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表示:“飞行车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的领域,可以改变未来的旅行方式,引领新产业的发展。”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大力推进现代产业体系建设,加快新质量生产力发展,积极建设生物制造、商业航天、低空经济等新的增长引擎。其中,“低空经济”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据报道,“低空”通常是指距离正下方地平面1000米以内的空域,这也是飞行车的使用场景空间。

  挑战待解

  万亿市场吸引了很多玩家,但飞行车真正商业化仍然具有挑战性。

  本质上,飞行车仍然是汽车,“飞行”更多的是辅助功能,但这种辅助功能涉及安全、研发等问题。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输学院教授宣传:“低空飞行智能驾驶功能主要包括感知、决策和控制、低空气象环境感知、决策和控制,遇到不确定或错误,飞行汽车不能停在路边,必须提供应急恢复模式,确保安全着陆和停车,这是低空智能驾驶技术面临的主要问题。”

  不仅如此,在技术上,飞行车的动力电池还需要克服高能量密度、高功率密度、快速充电、长循环寿命和热安全等问题。同时,适航认证、“航线”制定、空中驾驶规则、事故责任划分、空中执法手段、空中交通基础设施、运营模式、经济成本、用户体验等都是飞行车未来发展面临的挑战。

  在今年的全国人大会议上,全国人大代表、小鹏汽车首席执行官何小鹏提交了《关于促进飞行汽车应用、促进低空经济新生产力发展的建议》。他建议加快产品管理、产品认证、标准体系设计的前瞻性顶层设计和规划,促进中国标准国际化进程,建立飞行汽车驾驶资格认证和培训体系,参考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经验,协调产业发展政策和资源保障,促进飞行汽车产业的快速发展。

  事实上,国家一级正在通过政策支持鼓励飞行汽车的发展。2022年3月,交通部、科技部联合发布了《交通领域科技创新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2021-2035年)》业内人士表示,随着各种跨境融合的发展和智能交通设施的不断发展和完善,未来飞行车的空中驾驶功能属性将得到实现和加强。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kongjiandong@foxmail.com,本站将立刻清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