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冲基金大佬炮轰耶伦促下台搭台唱戏吃相难看


对冲基金大佬炮轰耶伦促下台搭台唱戏吃相难看
有着「小巴菲特」「华尔街之狼」等称号,美剧《金融战争》(Billions)原型之一的美国知名对冲基金潘兴广场资本管理公司(Pershing Square Capital Management)创始人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早在今年3月的时候曾「炮轰」美国财政部部长耶伦(Janet Yellen),称耶伦关于财政部不考虑扩大存款保险的声明是一个巨大的错误。他补充说,耶伦的言论加上美国联储局(FED)加息25个基点,对非系统重要性银行「施加了更大的压力」。

半年后,又有一个对冲基金大佬,炮轰美国财政部。这一次,是索罗斯的前搭档、传奇宏观对冲基金经理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他指责,耶伦是美国财政部历史上「最大失误」的幕后黑手。

根据《华尔街见闻》的报道,德鲁肯米勒说,他观察到的证据表明,美国经济正在变得更加疲软,疫情期间的财政刺激也正在迅速耗尽,之所以衰退没有发生,是因为企业和家庭都在前几年锁定了较低借贷成本,但随着他们接下来再次借贷,高利率的问题将会暴露……按照德鲁肯米勒的说法,美国经济将会硬着陆,企业利润可能下降20%-30%,商业地产价值将会暴跌。他公开炮轰耶伦,认为她犯下了财政部历史上最严重的错误,已经不适合担任美国财政部长……

姑且记着他们说过的话,再看看他们是如何交易的。9月下旬,就在美国中长期国债收益率迅速上涨并接近15年新高的时候,阿克曼一边再次义正辞严的炮轰美国财政部,说美国政府33万亿美元的债务太高了,两党却根本没有丝毫遵守财政纪律的意愿,每周的天量国债发行就是海啸,所以他认为美国3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应该是5.5%,所以他大规模做空了美国长期国债… …

对冲基金Pershing Square Capital Management LP创办人阿克曼(Bill Ackman)。 (资料图片)

对冲基金Pershing Square Capital Management LP创办人阿克曼(Bill Ackman)。(资料图片)

不知道是不是受阿克曼说辞的影响,但恰恰就在他炮轰美国财政部之后,伴随着海量国债的发行,美国3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都开始急速飙升,从4.4%的水平一路飙升至5.2%,而与此同时,美国30年期国债期货的价格,也从118美元大跌至108美元左右。

当大家都相信,美国30年期国债的收益率,应该达到5.5%的时候,阿克曼却公开放话,说美国国债收益率已经很高,做空的风险太高,所以自己已经平仓,豪赚2亿美元。这个过程,怎么看着这么像一次有意识的市场引导和操纵呢?

再看德鲁肯米勒炮轰财政部的同时,他声称,美国经济将会硬着陆,而2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应从目前的5%以上,降至3%附近,所以,他也买入了大量的2年期国债的看多期权。和阿克曼一样,德鲁肯米勒也重申了他对联邦政府债务负担不断加重的不满,他表示:「到2033年,如果利率保持现在的水平,利息支出将占GDP的4.5%,到2043年这一比例将达到7%。这些数字令人震惊,相当于目前所有可自由支配支出的144%。」

德鲁肯米勒做多的是2年期国债,说什么2033年和2043年的联邦利息支出?就像阿克曼一样,不是疯狂鼓吹美国30年期国债收益率至少应该达到5.5%么,为何在5.2%左右就赶紧平仓了呢?

在德鲁肯米勒看来,耶伦犯下了「美国财政部历史上最严重的错误」,为何当初不借长期国债,而借短期国债?恰恰是这样的行为才会导致现在的债务置换成本高昂,有可能会成为联邦政府债务灾难的导火索,不是吗?其实,德鲁肯米勒购买了短期国债的看多期权,恰恰就是在赌联储局很快会进行降息的操作,这很显然说明,你非常理解联邦政府债务的处理方式——在信用货币时代,美元又是国际货币的情况下,根本不会有所说的「债务灾难」,无非就是印钞的事儿,让联储局买入国债就是了。

本人并不想为耶伦辩护,耶伦是鲍威尔之前的联储局主席,联储局加息对联邦债务的影响,她自然了然于心。美国现在33万亿的债务,耶伦自然压力大,且不说她个人能力行不行,但事实上我们很清楚美国已经是「船大难掉头」,只能撞南墙。耶伦,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这些对冲基金大佬通过操纵舆论赚钱得盆满钵满,这是毫无疑问的。从阿克曼到你德鲁肯米勒,为了赚钱,这些对冲基金大佬可谓是无所不用其极,挂上耶伦,不过是制造更大的舆论,有意识的引导和操纵市场,这幅吃相还是有点太难看了些。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有侵权/违规的内容, 联系kongjiandong@foxmail.com,本站将立刻清除。